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一章 這是做什么

武煉巔峰 | 作者:莫默 | 更新時間:2016-11-06 05:09:4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天才神醫混都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逆天神醫校花的全能保安極品都市太子獸破蒼穹
  在那血泊之中,云萱瞪大了眼睛,雙眸無神地躺著,豐腴飽滿的**暴露在空氣中,平攤的小腹處有一道創傷的裂口,鮮血涌出,將那潔白的身軀染上一層妖艷的美感。

  她還有呼吸,并沒有生命危險,但楊開敏銳地察覺到,她已無求生的**。

  似乎剛才經歷的事,讓她生出了死志。

  撐著虛弱至極的身子,楊開緩緩走向她,撿起自己的褲子穿好,再拿起自己的上衣,撕成兩半。

  沉吟了下,楊開又取出一些萬藥靈液,涂抹在云萱小腹的傷口上。

  手指的撫摸讓云萱的嬌軀一陣陣輕顫,她終于回過神,待清眼前的局面之后,美眸中泛起了無比復雜的神色。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你現在最好別說話,等活下來,要打要罵隨便你,反正該做的都做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纏著你,我也不希望你纏著我,大家就當是做了一場*夢,等一切穩定,咱們就分道揚鑣!”楊開的神態一絲不茍,似乎在自言自語。

  用一半的上衣,將云萱小腹處的傷口清理一番,再用剩下的一半,替她包扎好。

  云萱有心反抗,全身上下卻使不出一絲力氣。

  高峰的余韻,讓她的身體現在極度敏感,在被楊開觸碰的時候,內心深處可恥地浮現出不可抑止的愉悅和快慰。

  這樣的感覺讓她無地自容,閉上美眸嚶嚶哭泣起來。

  動作輕柔地替她穿戴好衣衫,楊開這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自修煉以來,好像從來沒有受過這么嚴重的傷勢,若不是緊要關頭避開了要害位置,魅妖那一擊只怕會要了楊開的命。

  這一次的計劃冒險至極,但楊開之前聽了云萱的講解之后,腦海中靈光一閃,生出了yin*魅妖靠近自己,自己再伺機反擊的念頭。

  只是他沒想到,魅妖相當謹慎,導致自己不得不硬著頭皮演了全套。

  兩人所在的地方,依然被魅妖施展出來的手段隔絕了。

  魅妖死后,這四周的禁制也變得及其薄弱,可楊開奇怪地發現,在外面的阮心語和周駱兩人竟沒有絲毫動靜。

  勉力打出一道真元,轟破了包裹在旁邊的禁制,等楊開清阮心語和周駱的狀態,頓時釋然。

  魅妖大概是怕她在吸**血的時候,這兩人逃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將他們弄暈了過去。

  “休息一會吧,他們大概不久就要醒來了。”楊開叮囑一聲。

  云萱依然在嚶嚶哭著,淚珠滑落下來,沒有搭理楊開。

  知道她現在心里有些不太好受,楊開也不再多言。

  詭秘無聲,楊開盤膝坐在地上,運轉真元,化解萬藥靈乳的藥效。

  說起來,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服用萬藥靈乳,雖然早就知道這第二檔次的靈藥對療傷有很大的作用,但楊開很快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它的強橫。

  小腹處的疼痛很快消失不見,變得有些酥酥麻麻,那里的血肉似乎在蠕動增生,彌補傷口處的傷勢。

  趁著這段空閑,楊開將神識遁入識海中,吸收起魅妖死后留下的神識能量。

  時間緩緩流逝。

  半日后,阮心語和周駱先后自昏迷中蘇醒過來。

  仿佛還有些沒弄明白眼下到底是什么局面,兩人蘇醒之后互相望了望彼此,眼中一片迷茫。

  怔了一會,終于記起在昏迷前遭遇了什么。

  阮心語當即變得面色大變,凝神檢視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待發現自己完好無損之后,不禁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周駱轉頭四周,眼珠子險些瞪出了眼眶。

  因為他發現,就在不遠處的地方,那輕松擊殺了獨傲盟十幾個弟子和一位超凡境高手的魅妖,居然死得慘不忍睹,那讓任何男人都動心不已的嬌軀支離破碎,整個腦袋都被打得四分五裂。

  云萱坐在一旁,兩手環抱著膝蓋,一副凄苦無依的模樣,眼淚水已不再滑落,但那兩只眼眶卻是通紅無比。

  她直直地盯著同樣在不遠處打坐的楊開,美眸中神色復雜。

  “云萱,你沒事吧?”周駱趕緊走上來,殷勤地詢問。

  云萱失神落魄,沒有回應。

  “這是怎么了?魅妖是怎么死的?難道有路過的高手救了我們?”周駱喋喋不休地問出好幾個問題,本以為這次是死定了,沒想到還能活下來,周駱自然會有些興奮。

  “你先別說話。”阮心語黛眉微蹙,她赫然發現云萱此刻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對勁,連忙走上前來,蹲在了云萱的面前,輕咬著薄唇,眉宇間一片掙扎,好一會才柔聲問道:“云萱,能不能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

  云萱依舊不出聲,只是那么專注地盯著楊開。

  這種眼神讓周駱神色一沉,冷冷地朝楊開所在的方向了過去。

  “呀,你受傷了?”阮心語終于發現了云萱小腹上的傷口,雖然已涂抹萬藥靈液,也被包扎,但小腹上那滲出的殷紅血跡,卻是顯而易見。

  “受傷了?我!”周駱大驚,連忙走過來要觀察傷口。

  阮心語扭過頭,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周駱訕笑一聲,頓在原地。

  伸出一只手,搭在云萱的脈搏上,查探一番,阮心語才輕聲道:“沒有大礙,氣息雖然有些弱,但調養些日子應該就好了。恩?這是什么味道?”

  阮心語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她從云萱身上嗅到一股不太尋常的味道,有點腥腥的,不像鮮血。

  聽她這么一說,周駱頓時也嗅到了,聞著這無比熟悉的味道,周駱的面色勃然一變。

  再云萱此刻的狀態,又瞅瞅楊開赤luo的上身,還有一旁面目全非的魅妖。周駱忽然明白,在自己昏迷的時候,這里發生了什么。

  他是情場老手,御女無數,阮心語這個未經人事的女人不明白這空氣中飄蕩的味道代表什么,他清楚。

  臉色陡然變得猙獰起來,一身真元不受控制地浮動不已。

  “你搞什么?”阮心語有些不悅地望了一眼周駱,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發火了。

  周駱呵呵怪笑了一聲,凝視著云萱,沉聲道:“云萱,你是不是已經被那小子……玷污了?”

  聞言,一直無動于衷的云萱,嬌軀猛地一顫。

  察覺到她的異常,阮心語當即捂住了嘴巴,心想也對啊,在自己昏迷之前,云萱和這個叫楊開的少年已經被魅妖掌控,以魅妖的個性和手段,肯定會促使他們之間發生些什么的。

  只是劫后余生的喜悅,讓她一時沒想到這方面。

  “云萱,這不是真的吧?”阮心語花容失色,輕聲詢問,她雖然一直跟云萱有些不太對付,但其實說起來,她對云萱還是有些佩服的,因為云萱的身份,與她有些不一樣。

  云萱的眼淚又一次滑落下來,將腦袋埋進了雙膝間,慟哭不已。

  “果然……”周駱險些瘋了,他對云萱追求已久,可一直未得佳人青睞,卻不想在這荒郊野嶺之地,佳人的美妙**居然便宜了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楞頭小子。

  心中莫名其妙地涌出一種巨大的恥辱感,周駱的氣息變得危險。

  冷冷地盯了一眼在旁打坐的楊開,周駱森然微笑,一步步地朝他走了過去。

  “周駱你干什么?”阮心語驚呼一聲。

  周駱冷笑不已:“干什么?呵呵,還能干什么,這小子玷污了云萱的清白,你說我能干什么?我要他償命!”

  一邊說著,一邊迅速接近楊開,神色猙獰可怖。

  “住手!”阮心語拋下云萱沖了上來,拉著周駱道:“你別這么做。”

  “你還護著他?”周駱譏諷地望著阮心語,“這小子跟你什么關系,你要護著他?”

  “事情還沒弄明白,你就這樣殺了他,是不是有些不好?”

  “還要怎么弄明白,云萱都已經默認了!”周駱咆哮起來。

  “那跟你有什么關系?”阮心語冷聲質問,鄙夷地望著周駱:“你以為自己是云萱的什么人?”

  “滾開!”周駱大怒,一身力量爆發,直接將阮心語掃到一旁,“我確實不是云萱的什么人,但我絕對不允許除我之外的男人碰她!這小子必須死,否則我心憤難消!”

  爆喝中,周駱殺機騰騰,歇斯底里地揮出一記重拳,朝毫無防備的楊開臉上轟去。

  “不要!”背后傳來云萱驚恐的尖叫聲。

  聽到這個聲音,周駱的無明業火越加猛烈,更堅定了要擊殺楊開之心。

  出手毫不留情。

  跌倒在一旁的阮心語扭過腦袋,不忍再。

  周駱是神游境九層,這般偷襲一個毫無防備的神游境七層,那人下場如何可想而知,更何況,他好像也受傷不輕。

  就在那重拳即將轟在楊開臉上的時候,楊開忽然睜開了眼睛,一只手橫在自己面前,握住了周駱的拳頭。

  周駱狂暴的氣勢就如烈風遭遇了高山,瞬間被阻擋下來。

  楊開紋絲不動,冰冷地注視著面前的周駱,咧嘴一笑道:“朋友,你這是做什么?”

  周駱明顯一愣,他精心打出的一擊,就這么被修為低自己兩個小層次的少年輕松攔下,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神色變換不已,周駱發現自己有些不懂這個少年了。(未完待續)
武煉巔峰最新章節http://www.hnsyfk.live/wuliandianfe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濟顛也修仙跨越時代的女人重生在七零年代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我生卿未生物種合災美漫之黑手遮天輪回之子無極限技能交流群重生之先聲奪人
湖南体彩APP